任意压缩工期的认定及处理——建设工程质量、工期主题探讨沙龙讲话稿

                                                             作者:周连勇、周巍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法律界朋友、同仁、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上午好!在金秋十月的最后一天,我十分荣幸能与大家相聚在这里,借助南京仲裁委员会、南京市律师协会提供的平台相互交流。在座的各位都是从事相关法律研究和实务工作的人士、是行业内的专家,今天我作为发言嘉宾,讲的不对之处还请各位专家、同仁多提宝贵意见。活动给我的题目是《任意压缩工期的认定及处理》,我想结合自己的实践经验和对行业的思考,简单讲讲,以期抛砖引玉。
    个人认为提到任意压缩工期的认定及处理,应当将其放在建设工程工期争议的环境中。建设工程工期争议是当前司法实践中一类新的重大争议,承包人常以工期延误要求发包人赔偿损失,发包人常以逾期竣工对抗和抵消承包人工程款的请求。那么,这个时候,经常会碰到施工单位主张合同约定的工期是低于工期定额的,或者存在短于招投标备案的工期的情况,试图证明约定的工期违背规律,不可能完成,以此主张免除或者减轻自己的责任。
    那么任意压缩工期具体是什么概念呢?我的理解,合同工期是指在合同中约定的承包人完成工程所需的期限,包括按照合同约定所作的期限变更。因建筑行为有其自身规律和规范,经过工程实践的总结,一幢建筑物的工期应当是多长,国家有定额。现有建筑工程工期的定额是依据国家建筑工程质量检验评定标准、施工及验收规范有关规定,结合各施工条件,本着平均、经济合理的原则制定的。工期定额是编制施工、组织设计、安排施工计划和考核施工工期的依据,也是编制招标标底、投标标书和签订建筑工程合同的重要依据。建筑工程工期定额是按各类地区情况综合考虑的,由于各地施工条件不同,允许各地有15%以内的定额水平调整幅度。江苏省建设厅以苏建定(2000)283号文对此制定了江苏省的执行标准,在此我就不再对该文内容作赘述了。
    在实践中,正常状态下,建设工程合同由建设工程的承包、发包双方根据项目建设的具体情况,经招标投标或协商一致签订。合同中确认双方实际履行合同的建设工期一般以定额工期为基础确定,但可依施工条件等作适当调整,不一定与定额工期完全一致。这是因为定额工期反映的是社会平均水平,是经选取的各类典型工程经分析整理后综合取得的数据,由于技术的进步,完成一个既定项目所需的时间会缩短,工期会提前。一般通过压缩关键工作的持续时间达到优化工期目标可以视为工期优化,而任意压缩工期则是在建设中为追求合同工期,盲目缩短合理工期,打乱施工的正常节奏,使各种检测、试验的必须时间被挤占,导致影响工程质量的行为。实践中,许多重大建筑安全事故都是和盲目赶工期密切相关,如山西王家岭矿难、上海绿地在建工地发生“倒楼”事故等。可见,工期不仅关乎经济,更关乎安全和质量。
那么,任意压缩工期在司法实践中如何认定及处理?
    首先,是如何证明工期压缩的问题。
目前,主流的观点或者处理模式,是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司法原则,由负有举证义务的当事人—主张工期压缩不合理的当事人提起司法鉴定,通过鉴定的方法,以工期定额(含各地规定的调整幅度)与合同约定工期进行比较,如合同约定的工期低于定额工期的某个限度,一般可以视为任意压缩合理工期,目前该限度司法惯例上一般以30%为准,各地有不同。当然,在招投标的工程中,如果存在实际履行合同与备案合同不一致的情形,则招投标备案合同的工期是可以直接作为参考依据的,因为招投标备案合同的工期,一般都是经过当地主管部门审核过的。
    其次,任意压缩工期的约定是否有效?
    这主要是要区分是否是经过招投标的合同,因为招投标的工程,根据招投标法的规定,招标人违反规定,与投标人就投标价格、投标方案等实质性内容进行谈判,影响中标结果的,中标无效。同时,《2015年度全国民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明确:要依法维护通过招投标所签订的中标合同的法律效力。当事人违反工程建设强制性标准,任意压缩合理工期、降低工程质量标准的约定,应当认定无效。
    对于未经过招投标所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司法实践如何认定?我们可以先看一下法规规定。
    《建设工程质量管理条例》第十条、《建设工程安全生产管理条例》第五十五条等都明确规定建设工程发包单位不得任意压缩合理工期。建设单位不得明示或暗示设计单位或者施工单位违反工程建设强制性标准,降低建设工程质量。但以上两部行政法规的条款我认为都都属于管理性规定,而非效力性规定。因此,我个人观点不应当被认定无效。
    最后,工期压缩该如何处理?
从行政管理角度,依据现有的规定,发包人压缩的工期天数不得超过定额工期的20%,超过的,应在招标文件中明示增加赶工费用。如有任意压缩工期的行为,主管部门可以依法进行调查处理。而在诉讼案件中,工期压缩该如何处理呢?
    我认为,工期压缩的处理,首先应当判断是否因为违反规定被认定无效。比如,如果因为建设工程必须进行招标而未招标或者中标无效,根据招投标法的规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则无效,那就应当根据过错来分担各方当事人的责任。
    如果工期压缩并没有因为违法被认定无效,那么我个人认为应当尊重市场客观规律,尊重合同约定。施工单位既然做出工期承诺,那么其就应当根据自身的施工实力及预期,客观做出工期承诺,否则,应当承担因为工期延误导致的违约责任。当然,如果建设单位在履行中也存在过错,应当减轻施工单位的责任。比如,非招投标备案合同与实际履行合同中工期不一致,建设单位明知实际履行的合同严重压缩了工期,那么此时工期延误的责任显然不能全部由施工单位来承担。这类案件在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及南京市中级法院等各类判例观点中也有体现。
    以我多年的政府法律顾问经验而言,以往一些形象工程、政绩工程为尽快完工,盲目压缩工期,承包人为了业务发展也盲目地执行,忽视了工程建设的质量和安全。目前这种情况是已经有了改善,政府已经意识到盲目压缩工期违背了施工的客观规律,从政府层面压缩工期的现象正在逐步减少。
作为仲裁员的一员,我个人认为在仲裁案件中应当更体现合同双方的真实意思,尊重市场客观规律,尊重合同约定。避免武断地认为工期压缩就无效。
    实际上,工期压缩还会关联到开工时间、竣工时间,工期延误等一系列建设工程领域争议问题,在此就不多说了。不对之处,请各位斧正。我的发言结束了,谢谢大家。


 

版权所有:江苏博事达律师事务所
地址:中国·南京·广州路177号7楼(古南都饭店对面)    邮编:210024
总机:025-82226685 传真:025-82226696   电子邮箱:boomstar@boomstarlaw.com
苏ICP备07026267号